• 喜欢吃的朋友来就可以了~每天在网站审核投稿的信息。也可以自己写好吃的好玩的。站长累啊~~有没有小伙伴来啊!!!
  •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4月2日国家旅游局列出了一串9个5A级景区的警告名单,千岛湖在列。发布这份名单的依据来源于专业人员的暗访1000分的总分,950分及格,千岛湖得分958分。

      半月渐过,具体的警告原因被公布,大部分问题都和游客直接有关公示的和售卖的门票价格不一致;小贩大声叫卖;游客遇到问题需要到“游人止步”区去投诉;投诉推诿、服务欠佳等,当然,还有一个问题焦点更集中:黑导黑车黑艇等黄牛活动猖獗,扰乱了旅游市场。

      收到“警告”后2小时,淳安就召开了专项会议,并宣布要进行为期1月的彻底整治

      半个多月过去了,千岛湖有没有发生变化?国家旅游局在千岛湖到底发现了哪些问题?42分究竟丢在哪里?记者来到千岛湖,以一个普通游客的身份暗访。

      4月16日傍晚,记者来到千岛湖镇上一家挺有名的饭店,它规模不大,不过500多平方米,但名气可不小以前被众多本地人和多个媒体称为“千岛湖第一刀”,过去一直纠纷不断。

      记者走进餐馆时,发现生意算不上热闹,虽然是饭点,但是稀稀拉拉不过一桌客人在吃饭。服务员态度也不错,当记者问起为何生意这么冷清,他告诉记者现在不是旅游旺季,“当然了,和最近的警告消息也有点关系,来千岛湖的客人变少了。”

      记者点了3菜一汤:包括鱼头、炒葛粉、老豆腐、蛋花汤最普通也是被点次数最多的几个菜品,最后结账是220元。除了同样的鱼头有两种收费(5斤以上为58元/斤,5斤以下为45元/斤)没有明确外,其他菜品的直观感受是稍高于市场价,但并没有明显或者特别宰客的行为。

      “我承认以前常有游客投诉,但那是以前的事情,现在根本没有了。”饭店老板娘最近几天嗓子不太好,声音沙哑,她说大部分投诉都和游客要求打折有关。“有些时候,我们的脾气也不好,在菜价上、服务上没有解释清楚”。

      “现在的确是好一点了,最近不是在大整改嘛。”一位附近的商户说,这个饭店最先是个大排档,后来搬到了广场这边,但投诉的人太多,名声不好,于是在2013年9月又改了一个名字。“几乎每个旅游旺季时,饭店里都会时不时传出争吵声。主要就是和宰客有关。听说他们以前有道菜叫深海螺蛳,菜价写了8元,可边上有很小的字注明8元/个。好多游客以为是8元一盘,结果纷纷中招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家饭店其实只是一个缩影,在餐饮业上确实有部分饭店存在高价宰客的现象。

      如果你以为餐饮业在千岛湖是块遍地黄金的热土,那可不一定。4月14日中午12点,记者来到曾经由当地政府推动的大排档千岛湖大排档。有政府助力,又扎堆抱团,按道理该是游客如织的地方。

      可当天,记者在这里的一楼看到,该楼层的十多家商户竟然没有一家在开门做生意,统统关门大吉。靠湖一边的观景用餐平台上也看不到一张桌子,看不到一个游客。

      从运营开始至今,只有不到一年开业之初的30多个商家陆续撤退,目前只有6家还在支撑。

      这里的冷遇,与“黄牌”有关吗?4月15日中午,千岛湖大排档某摊位老板想了很久,告诉记者,这两者有内在的联系。

      他算了一笔账,比如一个摊位的建筑面积100平方米左右,除去展示鱼缸、厨房、储藏间,能实际摆放桌椅的面积一般不超过50平方,能放8张餐桌,年租金约60万元。人工等其他费用至少要120万/年,两项相加的总成本需要180万/年,“真正有效的经营时间是七八九三个月,不到100天的样子。这样算下来,每天要做2万元生意才能保本,分摊到每桌的平均消费是2500元。如果菜价的平均价格是20元,那每一桌要点120道菜,这怎么可能?这样一来,想不赔本,只能标高价。”

      他说,大排档本来就是一个低消费的地方,现在的结果是“大排档只能接待有钱人。高租金决定了高菜价,高菜价又排斥了本地食客,顾客少使得空置成本增加,高成本又迫使商家向游客开刀,刀快了不仅没有回头客,而且纠纷少不了。这就是恶性循环。”

      那么本来作为旅游餐饮业一张王牌打出的千岛湖大排档,是否会就此改弦更张?据了解,目前相关部门正在和有关方面协商,寻求一种有效降低租金的方式。

      此次国家总局警告原由中,该中心“功不可没”黑导、黑艇、黑车一度充斥在这里周边的各个角落。

      4月16日,记者也来到这里,发现情况已发生了很大变化:因为是淡季,旅游码头的人并不多,包括地面、厕所、警务中心都很干净,并没有国家旅游局通报中脏乱差的影子,入口外面没有看到一辆黑车,码头上也没有看到一个黑导。

      “你要找便宜些的导游?那你来迟了,黑导全部被赶走了。”一位千岛湖旅游码头的工作人员说,4月2日以前来,根本不用走到服务中心就可能被人给拉住了,这些人很厉害,能拿到最便宜的门票,能叫到最近的私人快艇,也能开车带着你兜遍每一个通路景区。“这些人大都是我们本地中老年妇女,最少五六十人,分几个帮派。”

      他告诉记者,以前服务中心经常能看到黑导之间因抢客人而发生争吵。“一辆车开进来,几波人拥上去拉,衣服拉破的都有。现在都没了,专门有人管,不仅是中心的,还有旅游部门和公安局的监控。”

      工作人员带着记者逛了逛以前黑导聚集的几个地方。但这一天,除了二三十个拍照游客外,所有的黑导都集体消失了。

      “如果仅仅是玩,怎么可能会来千岛湖两次三次啊,就那些景点啊。”她给记者介绍了从拉人到产生利润的整个链条。无证导游在节假日到旅游码头或者车站去“接人”,通过各种优惠吸引游客后,她会电话联系旅行社,完成人员交接后,就算把这些游客“卖”给旅行社了,能从旅行社拿到10元/人的好处。

      如果这些人需要“导游”全程陪同,那郑海霞会更加高兴。她根据游客需要,首先联系私人摩托艇或黑车车主,然后通过旅行社拿到优惠的景点门票;一个景点游结束前,她会定好饭店。“一趟走下来,门票、通行费、吃饭、住宿、购物都能挣钱,绝大部分人都不是回头客,不会知道我到底赚了他们多少钱。”

      当记者试探着问她,是否每一个黑导都能打通这些环节?郑海霞说,这是最基本的,“你只要是本地人,在这一行待久了,这些资源都能张罗起来,比如有些黑艇和黑车就是自己亲戚在开。但最核心的资源,比如优惠门票等等,都还是来自旅行社。”

      在郑海霞看来,在整改以前,有些旅行社和部分游客并不介意黑导的存在,甚至默许了他们从自己这里拿到优惠票价。“毕竟只要我们把客人带到了,旅行社可以通过旅游的消费来挣钱。”

      消失的黑导让服务中心显得很冷清,但坐落在旅游码头最中心位置的小店却很热闹。“来来来,这个便宜的,成本价8块/个给你6块要不要,那你说多少钱”店主从商店里一路追出来,一路降价。

      去年五一时,记者也曾到过这里采访,当时的店主和摊主不仅用上了喇叭,外摆的柜台还堵死了南北向的主要道路国家旅游局在暗访中就发现了上述行为,并认为“小贩大声叫卖影响景观环境”。

     

    本文原始地址:http://www.hfchi.cn/archives/5410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系本网编辑原创或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更多资讯http://www.hfchi.cn/

    识食物者为俊杰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